我的味蕾想念家乡

9月 21, 2018 12:00 上午 Published by Leave your thoughts
从我离开父母独自生活以来,我学会了制作各种各样的咖喱,因为这能让我思念起我的家乡,而且食材也都是现成的——可以很容易找到罐装咖喱酱,像巧克力块一样的砖式咖喱,咖喱粉,甚至是只需要热水就可以冲泡的即食包装(我知道如果我用这捷径,就很有可能说明我已经认输了,因为我太懒不想做饭了)。 我会做泰式绿咖喱,娘惹红咖喱,日式清淡咖喱,和印度黄油咖喱。快速地把食材一起丢进锅里是件很简单的事——只需要加上切好的洋葱,牛奶,土豆,鸡肉或豆腐,还有一些冷冻蔬菜,均匀搅拌几次就完成了。我会把咖喱浇在泰国香米上,这就是一顿令人心满意足又可解决我的饥饿和思乡之情的饭食了。 当然,这和我奶奶的鸡肉咖喱是绝不一样的,我做的咖喱,永远都无法与奶奶的咖喱相比, 奶奶的咖喱中有新鲜的椰奶;我的咖喱里面从来都没有豆干(油炸豆腐块)——因为我在超市里找不到;我也从来都把握不好红香料的比例和正好能让我喝完一杯开水的辣度。这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奶奶那样曾在炉边多年,熟练地张罗一桌子菜来滋养一众亲人的经验呢?还是我漏掉了,因为离开新加坡太久而无法找到的关键材料?又或许,是不是当你拥有愿意和你分享食物的伙伴时,食物就会让你觉得更美味呢? 在波士顿的寒冬夜晚,我总是会十分思念在新加坡踩着发出咔嗒声噪音的人字拖,走去屋后的美食城的时光。在那儿,几元新币和零钱就能买到一份食物。如果是外带,食物就会放在泡沫塑料快餐盒里,或卷在一张用橡皮筋套上的内衬涂蜡的棕色包装纸里。虽然这是挺不方便的,而且还会在我桌上留下油渍,但这是永远值得的体验。 在波士顿,当我特别想吃这些家鄕的美食时,我会上网查看周围的亚洲餐馆的菜单。某种程度上说,这通常都会让我很失望。很多餐馆号称有“新加坡炒面”这一道菜,但每一次都让我泄气。他们指的,究竟是炒粿条(一种和着参巴酱和甜酱油一起炒的河粉呢)?还是福建面(一种和虾仁和青柠汁一起炒的黄面条?)这到底又是是马来面食,印度面食还是中式面食呢?这种形容太不清楚也太让人沮丧了,所以我总是会放弃选择点这道菜。 我花了太多的钱买各种新的辣酱,姜汁和其他什锦调味粉和香料,希望有一天能尝试出真正的食材组合来重建我最爱的家乡菜肴。不管我什么时候从家乡回來,我都会给行李箱腾出空间来放滿密封的本土食品,能带多少就带多少。我开始慢慢地增加我的拿手好菜,但没有任何东西能和我在家乡可以吃到的食物相媲美。 然而,我每一次和室友或男友分享食物时,我都会想起我妈看着我们风卷残云地消灭她做的料理时,满怀期待地看着我和我爸的眼神。每当有人盯着我炉子上的锅的时候,我就会说“试试这个”。当我的烹饪手段能满足我的试吃伙伴的期待时,我就会感到了无比的自豪。也许合租公寓只有在室友们能一起吃饭时才会变成一个家。我一直在寻找也很乐意为朋友们做些能令大家真正聚在一起的食物 。 Tags: , , ,

Categorised in: , , ,

This post was written by TransCultural Grou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