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之后,又是学校

8月 24, 2018 12:00 上午 Published by Leave your thoughts
和普遍观念相反,学校其实是一个很棒的地方,不仅是学习,更是其他的一切造就了学校。我在三座不同的城市生活过,进入过四所不同的学校学习,我可以肯定的说,每一次经历都像一场冒险,哪怕是同一个国家的学校都有极大的不同,绝不可能会有两次相同的体验。我的大部分小学时光在一所新加坡的当地学校,莱福士女子小学度过,还有一年在德里的布鲁贝尔斯国际学校。后来的五、六、七年级在NPS国际学校,八年级在孟买。之后,我又回到新加坡的NPS国际学校,现在正在就读十二年级。这种如过山车一般的学习经历所教会我关于人与人之间的人际关系远远超出了学校的课本能教给我的一切。 我只大约记得我就读过的的两所学校,所以一年级的记忆有点模糊。莱福士小学是一所女校,让我来告诉你吧,女孩子可以像男孩一样“顽皮”。我们也一样会吵闹,有时更甚于男生。当你把几百个女孩每天都聚集在一起时,无可避免会上演些好戏。开头几年,学校设置了晨校和午校——学生实在是太多了,不得不分批进行授课。不过当我这次回去时,这个系统已经取消了。对我学习生涯来说,最有纪念意义的时刻是我在一年级的第一天就学会了字母“r”的发音! 由于来自管理制度健全的新加坡环境,搬家去德里生活的经历是令人震惊的。虽然我并不记得很多,但我确实记住了自己上学的主要交通工具——机动电瓶三轮车。我爸随意地找到了一个人,愿意象征性地收一笔费用,每天把我送到学校再送我爸爸到公司。这本身是一个挺了不起的事,然而他一半的时间都不出现,遇上堵车还会向我们要求收取更多的费用。在车里除了我们三个之外,总是会有别的东西——给别人送货的麻布袋,下雨时收集的水,灌装汽油——我们不得不让自己挤在这一堆玩意中间。从那辆车上下来走进学校真是让人松一口气,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有些滑稽。那辆摇摇晃晃的机动电瓶三轮车,是我唯一能用来回忆德里的事物。 当我们回到新加坡后,我开始上晨校,这不幸地意味着我要凌晨5点半起床去赶6点的校车,而学校7点开始上课。这完全就是一场折磨,我需要在半梦半醒之间梳头,洗漱并穿好校服,不过我爸爸每天早上都会帮我整理头发,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感到自己被宠爱着。告诉你们吧,那时的感受确实很糟糕,但现在回忆起来,只剩下美好了。 我们学校有一个大大的食堂,从薯饼和土豆泥到传统的新加坡食物如海南雞飯和不同面食都应有尽有。我每天早晨都会吃一个特定的面食当早餐。现在想来,我不知道那东西叫什么,但毫无疑问那是上天的恩赐。简单来说,那就是一种放在棕色汤里的常见黄面条,吃的时候一定要加上新加坡标志性的辣椒酱,我觉得那是唯一能让我早起的理由。我们有两次课间休息,一次可以吃零食,一次是午饭时间。因为那是一所当地学校,所以大部分女生都是中国人和马来人,还有印度学生占有小部分比例。我们班上只有三个印度女孩,每个人都是一副紧张胆小的样子,然而就在这个不合群的小群体中,我找到了我最好的朋友。后来我们同校不同班,五年级时我转校,甚至之后我搬家去孟买住了一年,但我们携手度过了这段时光,克服了困难。这十年,每当别人问起谁是我最好的朋友,我都会迫不及待地介绍她。 五年级是一段可怕的日子,因为我在年中转校了。不过,这是一个明智的转变,因为我不很适应当地的学习制度 。在这话题我们可以对新加坡学校教育系统來个辩论。作为在这学习制度长大的女孩,我可以告诉你,新加坡的学校可能并不如表面上看上去那样光鲜,但都还可以说这制度的成果还是非常高的。它让我从小就学会自律,并教会我如何完善自己的功课。这些品质我至今都还保留着,并且帮助了我很多。 这次转校是一个巨大的变动,主要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进入男女合校的学校。当然,理论上说是第二次,但因为缺少在德里学校的记忆,某种程度上我不想把它算在内。(但如果你问我关于德里的其他事情,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挺奇怪的吧。)一个极大的解脱是学校上课时间晚了许多——9点钟——虽然这意味着下午3点半才放学。一开始需要适应一下,不过其他的一切,课间休息、校服、还有别的都保持不变。在这里,我发现男生是一种很烦人的生物,尤其是年轻时,不过还算可以忍受吧。五年级时我遇到一个男生,当时我用尽毕生的精力去厌恶他,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还时常调侃我们过去是多么的愚蠢。我爱上了这所学校里的老师,同时也明白了并不是所有老师都想把我们折磨致死,他们启发我让我做的更好。有一个老师给了我一张关于学习的海报,至今我还将它挂在墙上。我意识到了良性竞争是一个非常好的激发动力的工具,因为我开始成为班级里的尖子生,主要是由于我和那个男生总是打赌谁考得更好。我和我喜欢的人,和我尊敬的老师,和我讨厌的人都成为了朋友,挺过了难以忍受的课堂,那是一段小小的快乐时光,直到下一个令人心碎的时刻到来——我搬家去了孟买。 这对我来说是巨大的一步,因为我面对的是全新的城市,全新的人,没有任何熟悉的事。我可以竭尽所能来形容这种感受,但仍然词语匮乏。这段经历告诉了我全世界的学生都是一样的——胆小却深陷于新的环境,迫使自己融入群体,而我们所拥有的担忧也是完全一致的。它教会了我认清谁是可以相伴一生的朋友,并告诉我,我并非独自一人。生活就是从糟糕的经历中走出来,并珍惜美好。在这里,相比于学校,我学到了更多关于人生的哲理。当然,我并不只是变得“哲学”,我还是在这里得到了很多从未有过的乐趣。 我们的副校长十分严厉又古怪(想象一下系着橙色领带的火烈鸟),他曾经每天站在台阶下,以统一风格的名义给每一个披着头发的女生发头绳。这是我人生第一回不用带午餐去学校,因为我们每天都有热食,这真是太棒了!唯一让人难过的就是我们的教室在五楼,这意味着每天早晨我们要背着沉重的书包,以及午饭过后要撑着鼓胀的肚子走很长的路。 在学校的周年庆上,我扮演了一个女警察,虽然只有两句台词,但令我印象深刻,因为结束后有一位家长到我跟前说我演得很好!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著名的导演之类的——我们学校实际上“星”罗棋布。很多名流和富翁会把他们的孩子送到这里,导致了一种别样的曝光。不要误会,不是我吹嘘,但呆在这种环境里,意味着每一个生日派对都在五星级酒店里举行,每个学生都在最新款的衣服,手机或任何他们能对比的事物上争奇斗艳。幸运的是,我的那群朋友比较沉稳,也像我一样平凡,所以我们逃避了大部分这样的古怪行为。当然,不是所有的富家子弟都是那样,相反,有一些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这也展现出外表并不能代表一切——这是一个可以应用于整个孟买城的道理。破旧的外墙之内藏着最富有的家庭,最华丽的饭店中的食物不一定比得上小商店里的,不过那完全就是另一个故事了。虽然我十分想念新加坡并想回到那里,一部分的我将永远属于孟买。 毫无疑问,回到新加坡又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但我很高兴回到这里,我可取得优异的成绩并且交到了很好的朋友。虽然我在其他学校都有美好的回忆,但NPS国际学校永远都会是我的家,毕竟我在那里度过了大部分的少年时光。我交了些朋友也失去过些朋友,在一些考试中大放异彩也差点挂过科,喜极而泣过也悲痛欲绝放声大哭过——我在这里经历了整个成长的人生。所有的学校都是不一样的,每所学校对于那里的学生而言都是独一无二的。我的校园经历教会了我,对于某些事物感到害怕是没问题的,因为总有人会来帮助你;站出来展现你与其他人的不同是没问题的,毕竟我靠这种方式找到了我最好的朋友。世界中的人们都是一样的,他们绝不会停的让人惊叹。谁知道呢,说不定一次考试中的低分会让你开始全力以赴,或者一次关于水果菠萝的简短对话会让你找到你人生中的灵魂伴侣呢。 Tags: , , , ,

Categorised in: , ,

This post was written by TransCultural Grou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